my’blog

第三章夜生活(35/81)

当夜幕降临,弯短剑也变得更加热闹了。商船上的水手蜂拥而至,而本地的居民则马上各就各位来服务他们。瑞吉斯和沃夫加继续待在那张角落边的桌子上,野蛮人好奇地张大了眼睛看他四周的情景,而半身人则专心留神四周的动静。一个女人信步向他们走来,使得瑞吉斯开始困扰。她并不年轻,而且她憔悴的模样在这个码头边是最常见的,但是她那件任何部份都不像是淑女会穿的睡袍,却用挑逗的烟幕掩饰了她身材上的缺陷。她盯着沃夫加的脸瞧,这个男人的脸颊已经跟桌面一样低了;她这个动作证实了瑞吉斯的恐惧,半身人想。“真高兴遇到你,高大的男人。”这个女人娇声道,并且舒适地滑进野蛮人身边的椅子里。沃夫加看了看瑞吉斯,而且几乎要因着无法相信和尴尬而大声笑出来。“你不是从路斯坎来的,”这个女人继续说:“你看起来也不像是刚坐船进港的商人。你是从哪里来的?”“北方,”沃夫加结结巴巴地说:“从冰……冰风谷来的。”瑞吉斯自从离开卡林港之后就没看过这么野的女人了,而他觉得他现在应该要插嘴。这个女人有些地方不对劲,一种不平常的堕落的快乐。瑞吉斯突然发现自己开始想念卡林港。沃夫加大概不太适合这只动物的诱惑。“我们是穷困的旅行者,”瑞吉斯解释说,他努力强调“穷”这个字来保护他的朋友。“我们连一个铜板也不剩,但还是有许多路要走。”沃夫家好奇地看着他的朋友,不太清楚他说这句谎言的动机。那个女人再次仔细端详了沃夫加,砸了砸她的嘴唇。“真可惜。”她叹气说,然后问瑞吉斯:“真的连一个铜板也没有?”瑞吉斯无助地耸耸肩。“真是很可惜。”这个女人重复说了一次,站起来走了。当沃夫加了解到刚刚这次交谈背后真正的动机的时候,他的脸马上转为深红色。瑞吉斯也有点被挑动了。他渴望起以往在卡林港充满着小酒馆的街道中奔跑的日子,这牵动了他的心,已经超过他意志力所能控制的范围了。当这个女人经过他的身边,他抓住了她的手肘。“连一个铜板也没有,”他向她充满疑问的表情解释说,“但是有这个。”他将红宝石魔坠从大衣里拿出来,让它开始摆动。闪耀的光芒吸引住了这个女人贪婪的眼睛,而这个魔法宝石将她吸进催眠的出神状态。她再次坐下,这一次是在最靠近瑞吉斯的椅子上,她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这个神奇而旋转的红宝石的深处。让沃夫加没有因为这次背叛而震怒的惟一原因就是他被搞迷糊了。他心中思绪和情感的混乱,使他只是呆呆地瞪着眼睛,脑中一片空白。瑞吉斯发现到蛮族正看着他,但是他只是用他一贯推卸负面情感(例如罪恶感)的方式,耸耸肩了事。让明天的晨光显露出他到底搞了什么把戏吧。然而将来的后果,并不减少他今夜享乐的能力。“路斯坎的夜晚承受着寒风。”他对那个女人说。她将一只手放到他的手臂上。“我们会找到一张温暖的床,别怕。”半身人的微笑的嘴角几乎要张到他的耳朵边了。沃夫加必须努力让自己不摔到椅子底下。布鲁诺很快地恢复了他的镇静,不希望去侮辱到惠斯柏,或者让她发现自己讶异于找到的居然是个女人,而使得她占到些许的上风。即使如此,她也知道这件事实,而且她的微笑让布鲁诺更加惊慌了。在像路斯坎的码头边一样危险的环境中卖情报,表示她必须要在面对杀人者和盗贼时作出立即的反应,而即使处身在错综复杂的后援体系中,这仍然是种需要极度隐蔽的工作。很少有寻求惠斯柏帮助的人,在发现找到的是居然一个年轻又富魅力的女人在干这一行之时,会不感到吃惊的。然而布鲁诺对这个情报贩子的敬意仍然不会稍减,虽然他很惊讶走势图分析,因为惠斯柏的名声居然穿越好几百哩传到他的耳中。她还活得好好的走势图分析,光是这一件事就告诉了矮人她不好应付。然而比较起来走势图分析,很明显地,崔斯特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感到十分讶异。在卓尔精灵幽暗的城市里,一般女性都比男性拥有更高的地位,而且通常也更危险得多。崔斯特知道在危险北地的男性支配社会中,惠斯柏会因为男性顾客低估她的倾向而得到许多好处。矮人焦急地想要把事情搞定赶快踏上回程,因而直截了当地说出了他的来意。“我需要一张地图,”他说:“而且我听说你是惟一能把它弄到手的人。”“我有很多张地图。”女人冷酷地回答。“我要有关北地的,”布鲁诺解释说。“从大海到沙漠,而且正确地标出有什么种族住在哪些地方!”惠斯柏点了点头。“这价格不低喔,好矮人。”她说,她的眼中只会因为黄金而发出光芒。布鲁诺丢了一小包宝石给她。“这些应该够偿付你所费的心了吧!”他咆哮说。他从来不会因为失去金钱而感到高兴。惠斯柏将小包的内容物一股脑倒在手上,细细地察看这些未经琢磨的原石。当她将它们倒回小包里时,她点了点头,知道这些东西的可观价值。“不许动!”当她开始把小包绑上自己腰带时,布鲁诺吼了出来。“在我看到地图前,我的宝石你一颗也不准拿走!”“当然!”这个女人带着解除武装的微笑回答。“在这儿等,我一会儿就把你要的地图拿过来。”她将小包抛回给布鲁诺,并且突然转身,她的斗篷飘起发出啪啪的声音,扬起了一阵烟雾。在一阵疾风中,突然有光一闪,接着她就不见了。布鲁诺向后一跃,抓紧了他的斧柄。“这又是什么妖术?”他大喊道。崔斯特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他将手放在矮人的肩上。“安静下来,强壮的矮人。”他说:“这不过是个唬人的小把戏,用闪光和烟雾来掩饰她的离去。”他指向一小堆板子。“到这下水道里去了。”布鲁诺沿着黑暗精灵的手臂望去,感到松了一口气。如果用心地看,可以隐约看见一个洞口,洞口的铁条紧贴在沿着巷子前方几尺外仓库的墙上。“这一类的事你懂得比我多!精灵。”矮人如此宣称,因着缺乏处理城市街道上盗贼的经验而使他慌了手脚。“她是真的想要公平交易,还是让我们坐在这,等她那些狗贼部下来抢劫我们?”“两个都不是。”崔斯特回答说。“如果惠斯柏将她的顾客交给盗贼抓住,那她不可能还活到现在。但是很难期望她会跟我们公平交易。”布鲁诺注意到崔斯特在讲话时一边将他的其中一把弯刀拔了出来。“这真的不是个陷阱吗,嗯?”矮人指着拔出的武器再次询问。“虽然不是她的人,”崔斯特回答:“但是在这些影子后面藏着许多眼睛。”不只是沃夫加,许多人的眼睛都落在半身人和那个女人的身上。路斯坎码头边凶暴的恶棍常常以折磨身材较小的生物当作戏耍,而半身人就是他们最喜欢的目标之一。在这个特别的夜晚,一个身形巨大肥满、有着粗浓眉毛、竖起的胡须总是沾到酒杯满溢泡沫的人主控了吧台上的对话,正在夸耀不可能做到的武勇事迹,并且只要他杯中的酒加得稍微慢了一些,他就马上猛力一槌来威胁身边的每一个人。所有的男人都聚在吧台附近围绕着他,认识他的人或是他的手下对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热切同意地点头,将他高举在恭维的柱子之上以驱散自己对他的惧怕。但是这个胖男人的自我需要更进一步的扩张,需要一个新的牺牲者来戏弄威吓,而当他的眼光飘过四围的酒馆内部,自然落在瑞吉斯和他高大却显得年轻的朋友身上。一个半身人向弯短剑价格最高的女子求欢的景象,从这个肥胖男人的眼里看来简直是不可错过的机会。“来这儿, 甘肃11选5投注技巧美人, 甘肃11选5走势图”他的嘴沫飞溅, 甘肃11选5彩票网每讲一个字都喷出了麦酒。“想象一下一个矮冬瓜的癖好能够让你满足地享受这个夜晚吗?”在吧台边围着的人群急着要保持对这个胖子的敬意, 甘肃11选5彩票平台赶忙爆出了过于狂热的笑声。这个女子曾经跟这个男人打过交道,而当时她看到的是其他人痛苦地倒在他面前;她对他投以一个关注的眼神之后,还是继续被红宝石魔坠的吸引力牢牢束缚着。但是瑞吉斯马上将视线从胖子的身上移开,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认为最有可能发生麻烦的地方——桌子另一边的沃夫加身上。他发现他的担心是正确的。这个骄傲蛮族的指节由于猛抓桌子而开始发白,而沸腾的眼神告诉瑞吉斯他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就由他辱骂吧!”瑞吉斯坚持说。“这不值得你花任何一秒钟!”沃夫加一点也没有放松,他的瞪视也没有从对方的身上移开。他可以对胖子向自己的污辱、甚至向瑞吉斯和那个女子发出的讥刺置若罔闻。但是沃夫加了解这些污辱背后的动机。虽然是借故辱骂他缺乏能力的朋友,然而对沃夫加而言这就是欺凌弱小者的挑衅。有多少人已经成为这个大块头手底下的牺牲品了呢?他在怀疑。也许现在就是这个胖子学一学谦虚的好时机了。这个怪异的欺凌弱小者觉得很有可能找到刺激,于是又走近了几步。“喂!动一下吧!矮冬瓜。”他不客气地说,并将瑞吉斯推到一边。瑞吉斯马上开始盘算这间酒馆的老顾客们会有什么反应。在这里一定有很多人会为了自己的理由而跳出来对抗这个胖子和他令人讨厌的伙伴们。这里甚至有一个公家城防团的成员,这个组织在路斯坎的每一个区域都受到很高的尊敬。瑞吉斯中断了他环视的动作片刻,仔细地观察了这个士兵。这个人身处在弯短剑这种如同被狗蹂躏过的痰盂一样的地方,看起来非常不协调。更令人好奇的是,瑞吉斯认识这个人,他就是几小时前认出崔斯特并放他们进城门的吉尔丹。胖子又更向前进逼了一步,瑞吉斯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这件事背后的意义。大胖子将手又在臀部,向下瞪着他。瑞吉斯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血液流过他的血管,就像他以前在卡林港时,总是碰到的那种接近冲突边缘情况下的对峙。而现在就像当时一样,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找个方法溜掉。但是当他想起他的伙伴时,他的信心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由于缺乏经验,甚至瑞吉斯会急躁地形容他“没智慧!”,沃夫加不会把这个挑战放着不回应。他长腿一跃,轻易地就跳过了桌子,稳稳地站在瑞吉斯和胖子之间。他用相同的强度将胖子恶狠狠的瞪视瞪回去。胖子瞥了他吧台旁的伙伴们一眼,他完全知道这个年轻又自负的对手被扭曲的荣誉感束缚,不会先出手。“好,看看这里,”他笑了,“这个年轻人好像有事情要说。”他慢慢地将头转回来对着沃夫加同时,突然攻击这个蛮族的喉头,希望他瞬间改变的节奏能攻沃夫加一个出其不意。沃夫加虽然对于酒馆里头事情发生的方式不太有经验,然而他很了解要如何战斗。他曾经受过一个永远警觉的战士崔斯特的训练,而他也早已将全身的肌肉调整到最适合战斗的状态。早在胖子的双手靠近他的喉咙之前,沃夫加就已将他的其中一只大手罩在对手的脸上,另一只手则伸进了胖子的胯下。他惊呆了的对手发现自己腾到了空中。一时之间,旁观者们都太过吃惊以至于完全无法反应。只有瑞吉斯,他的手横在他无法置信的脸庞前面,趁人不注意就一下子溜到了桌子底下。这个大胖子比三个普通的男人还要重,但是这个蛮族轻易地将他抬过自己七尺高的头顶,甚至更高,高到手臂完全伸直为止。在无助的愤怒之中,这个胖子高声命令他的手下展开攻击。沃夫加耐心地等待第一个针对他而来的动作。整群人似乎在同一刻跳了起来。这个仍然保持着镇静、饱经训练的战士看准了密度最高的地方,在那里有三个人,然后抛出了人肉弹丸。他注意到他们在哀嚎之前受惊吓的表情,接着他们就被撞得不得不往后退。他们结合起来的力道将吧台从顶到底座为止完全砸成两半,走势图分析撞开了不幸的酒馆主人,并且害他跌进了放着他最好的酒的架子上,把一切砸得粉碎。沃夫加的喜悦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其他的恶棍很快地冲向他。他站在原地用后脚跟掘地,下定决心要确保他的立足点,挥出他巨大的拳头,把他的敌人一一打飞,最后全都倒在房间的角落里。战斗在酒馆的每一个地方爆发开来。原本当一场谋杀发生在眼前也不会被激得采取行动的人,现在因为洒出的烈酒以及毁损的吧台这个可怕的景象而在盛怒中跃向彼此。虽然如此,少数几个胖子手下还是被最主要开打的一群人挡住了。他们一波接一波地拥向沃夫加,他还是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因为没有人能够延迟他的动作直到援军推进到他面前。更有甚者,这个蛮族被攻击的次数就如同自己攻击别人一样频繁。他坚毅地承受住了这些拳头,忍耐住了这些痛楚,只因为他全然的骄傲以及对战斗的坚持让他绝不认输。瑞吉斯躲在他桌子下的新座位上,看着这一切情景并且啜饮着麦酒。连侍女们也加入了战局,跨坐在一些不幸的战斗者的背上,用她们的指甲在这些男人的脸上刻画出了错综复杂的图案。事实上,瑞吉斯很快地就发现了在这家酒馆中惟一没有投入混战的人,不像其他人已经失去了理智,那就是吉尔丹。这个士兵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对一切发生在他周遭的斗殴完全不感兴趣,他惟一关注的事情就是观察并打量沃夫加的武艺。这件事也困扰了瑞吉斯,但他马上再次发现他没有时间来沉思这个军人不平常的举动。瑞吉斯一开始就知道他可以把他的巨人朋友拖出这个场面,而他机警的眼睛现在看到了他早料到会出现的东西——钢铁所发出的闪光。一个被挡在沃夫加眼前敌手们背后的亚心棍已经拔出了刀刃。“妈的!”瑞吉斯咕哝说,他放下了他的酒,从他斗篷的里面拿出了一根钉头锤。这类事情老是让他口出秽言。当沃夫加将他的两个对手打倒在一旁,却为手持匕首的人开出了一条路。那人直奔向前,眼睛向上直瞪着高大蛮族的眼睛。他甚至没有注意到瑞吉斯从沃夫加的长腿间冲了出来,那根小钉头锤已经准备好要挥出了。它砰地一声打在那个人的膝上,敲碎了他的膝盖骨,使那个人往前趴跌,他的刀子显露出来正对着沃夫加。沃夫加在最后一刻往旁边一闪躲过了这一刺,用手钩住了攻击者的手。因着转身的力道,他撞开了身边的桌子,桌子撞进了墙壁。他一捏,攻击者握着刀柄的手指立刻粉碎,同时沃夫加用他空着的那只手一把盖住了那个人的脸,将他从地面上举了起来。这个蛮族向战神坦帕斯高声呼喊!由于被拔出的武器所激怒,他把这个人的头砸进了层层的木板墙,让他挂在上面摆荡,脚离地面整整一尺高。这是很令人印象深刻的行动,但是做这件事需要时间,当沃夫加转回身来面向吧台,他立刻被好几个攻击者的一阵拳脚笼罩住了。“她来了。”当布鲁诺看到惠斯柏回来,他用耳语对崔斯特这么说,虽然精灵高感度的视力早在矮人发现很久以前就告诉他这件事了。惠斯柏大概只离开了半个小时左右,但是对留在巷子里的两个朋友却显得漫长许多,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危险地暴露在近处配备十字弓的人以及杀人者的视野之中。惠斯柏从容地闲步走向他们。“这就是你们要的地图。”她对布鲁诺说,手中拿着一个卷着的羊皮卷。“让我看一下再说。”矮人要求说,并开始向前走。这个女人退后,将羊皮卷丢到旁边。“它的价格很高,”她声调平平地说,“比你们刚才出的要高十倍。”布鲁诺危险的瞪视并没有扰乱到她的心神。“你们没有别的选择,”她发出嘶声说。“你们找不到第二个人可以提供你们这个。付钱了事。”“等一下!”布鲁诺在突来的沉着当中说。“我跟朋友讨论一下。”他和崔斯特向后移了一步。“她知道我们是谁了。”黑暗精灵解释说,虽然布鲁诺也已得到了相同的结论。“她也知道了我们付得起多少。”“这就是那张地图吗?”布鲁诺问道。崔斯特点点头。“她没有理由要相信自己是身处在危险之中,至少不是在这里。你有这笔钱吗?”“有是有!”矮人说。“可是我们的路还很长,而且我怕我们以后会需要这些钱,甚至要花更多。”“那就这样办吧。”崔斯特回答说。布鲁诺发现到黑暗精灵淡紫色的眼中闪烁着些许的火光。“当我们一开始碰见这个女的,我们就缔结了一桩公平的交易。”他继续说。“一桩值得尊敬的交易。”布鲁诺了解并已同意了。他感觉到加速的兴奋在他的血液中开始窜流。他转回身去,立刻注意到现在她手中握着的不是羊皮卷,而是匕首。很显然她已经了解到她正打交道的这两个冒险者的天性了。崔斯特也注意到了金属所发出的闪光,他从布鲁诺身后又退了一步,试着表现出对惠斯柏没有威胁性,虽然在事实上他老早注意到墙上一些可疑的缝隙(可能是密门边缘的缝隙)他希望走到战斗时比较有利的角度。布鲁诺用他伸出的空手接近这个女人。“如果就是这个价钱,”他喃喃说道,“那我们除了乖乖付钱也没有别的办法。但是我要先看一下地图!”由于确信自己能够在矮人把手缩回腰带拿武器之前就能将匕首刺进他的眼中,惠斯柏放松了警戒,将她空的那只手从斗篷底下移向羊皮卷。但是她低估了她的对手。布鲁诺粗短的双腿急缩,让他跳起来时头盔的高度可以构到这个女人的面庞,擦到她的鼻子并将她的头撞到墙上。他奔向地图,将原来那包宝石丢到惠斯柏站不稳的身躯上,低声说:“这是我们原先讲好的。”崔斯特也已经跳跃起来展开行动了。当矮人一退回来,他立刻运用他们种族天赋的魔力在藏匿着十字弓手的窗前造出了一个黑暗结界。没有任何箭矢射出,只有两个弓箭手的怒吼在巷道中回荡着。然后墙上的缝裂开了,就像崔斯特所预想的一般,惠斯柏第二线的保护者冲了出来。黑暗精灵早已有了准备,双刀在手。刀光一闪,弯刀的钝面恰到好处地以足够的精准度解除了从里面跑出来的恶汉的武装。然后它们再次来到,拍击此人的面颊,接着崔斯特用相同流畅的动作将其反转,用一个刀柄,又另一个刀柄敲向此人的太阳穴。此时布鲁诺已经拿着地图回来了,他们面前的路也已经清干净了,毫无阻碍。布鲁诺用真诚的仰慕审视了黑暗精灵的功夫。然后一支十字弓射出的箭矢插在离他头旁边仅一寸的墙上。“快走。”崔斯特如此观察说。“一定要撑住最后一刻,不然我就是长胡须的侏儒!”当他们几乎到达巷口时,布鲁诺说。他们身旁的建筑物中发出了一声吼叫,接着是令人惧怕的尖叫声,让他们顿感安心。“关海法!”当两个身披斗篷的人闯进他们前面的街道并且头也不回地逃走时,崔斯特如此说。“我真的完全忘了还有这头猫!”布鲁诺叫道。“你应该高兴关海法的记忆容量比你来得大。”崔斯特笑着说,而布鲁诺不顾自己对这头豹的感觉,也跟他一起笑了。他们在巷口停下来侦察了一下街道。那里看起来没有任何麻烦的迹象,虽然浓雾为可能的埋伏提供了很好的掩护。“慢慢来,”布鲁诺提议说。“这样我们才比较不会引人注意。”崔斯特本来已经要同意了,但是从巷子里某处飞来的第二支箭矢却射在他们两人之间的木柱上。“快走!”崔斯特更坚决地说,然而布鲁诺并不需要进一步的激励,因为他冲进雾里时短小的腿猛烈地踏在地上。他们选择穿越了缠绕而多弯的路斯坎之老鼠迷宫,崔斯特优雅地绕过碎石构成的障碍,而布鲁诺则是直接冲撞过去。渐渐地,他们开始相信后面已无追兵,所以开始放慢他们的步调。矮人回头抬起满足的眼睛,他白热的微笑穿过了暗红的胡须显露出来。但是当他将头转回来看面前的道路时,他突然往旁边猛一蹲,急着要找他的斧头。因为他和魔豹打了照面。崔斯特无法抑止他的笑。“让那个东西从我眼前消失!”布鲁诺要求道。“注意礼貌,好矮人。”黑暗精灵反驳说。“要记得是关海法为我们开了逃走的路。”“让它消失,”布鲁诺再次要求,他的斧头已经开始准备要挥动了。崔斯特拍了拍强壮的豹肌肉结实的脖子。“不要介意他的话,朋友。”他对豹说。“他是个矮人,所以他无法欣赏更为精巧的魔法!”“去!”布鲁诺咆哮说,虽然他已经因为崔斯特遣回那头豹,并将玛瑙雕像放回腰包里而松了一口气。不久之后这两个人就走上了半月街,在最后一条巷子停下来看看后头有没有追击的迹象。他们马上知道这里发生过事端,因为有几个人跌跌撞撞,或是由其他人背着走过了街口。现在他们看见了弯短剑,两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前方酒馆外面的街上。“你们在那儿做什么?”当他们走近时布鲁诺问道。“好像是我们的大朋友用拳头回敬了侮辱我们的人。”瑞吉斯说。他在这场打斗中根本连碰也没被碰到。然而沃夫加的脸却肿大又淤青,并且只能勉强张开一只眼睛。干掉的血块(有些是他自己的)凝结在他的拳头上以及衣服上。崔斯特和布鲁诺相视了一眼,并没有感到很惊讶。“我们的房间呢?”布鲁诺低声问道。瑞吉斯摇摇头。“我也在担心。”“我的钱呢?”半身人再次摇了摇他的头。“去!”布鲁诺用鼻孔吭气,然后猛力踏步走向弯短剑的大门。“要是是我就不会……”瑞吉斯开始叙述,然而他马上就耸耸肩,让布鲁诺自己去找出发生了什么事。当布鲁诺打开酒馆大门,他真的十分震惊。地板上布满了破损的桌子、杯子以及不省人事的顾客。酒馆主人倒在已粉碎的吧台之上,一个侍女正用绷带在包里他大量出血的头颅。那个被沃夫加插进墙壁里的人还是后脑卡着软趴趴地挂在那里,轻声地呻吟着,使得布鲁诺不得不佩服这个强壮蛮族的武艺。偶尔有某个清扫的吧女经过那人身边时,就会轻轻推他一下,让他摇摆个不停。“好好的钱浪费掉了。”布鲁诺猜想。他赶紧在老板发现并且要吧女拦住他之前走出了大门。“简直是骚动的地狱!”当他回到他的伙伴们身边,他对崔斯特这么说。“所有在里面的人都参加了吗?”“除了一个人之外,”瑞吉斯回答。“一个军人。”“一个路斯坎的军人出现在这里?”崔斯特问,由于这个明显不对劲的事实而感到惊讶。瑞吉斯点点头。“而更令人好奇的,”他继续说,“不是别人,就是吉尔丹,放我们进城的人。”崔斯特和布鲁诺交换了一个感兴趣的眼神。“我们后有追兵,前有被砸烂的酒馆,而且一个军人在我们身上投以过分的关心。”“快走,”崔斯特第三次如此回答。沃夫加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他。“你今晚撂倒了几个?”崔斯特问他,想办法让沃夫加推论出他们正身处险境。“而他们之中有多少人会为了将利刃插在你背上的机会而垂涎呢?”“此外,”瑞吉斯在沃夫加回话之前加上一句,“我可不想睡在有一大群老鼠的巷道里!”“那出发去城门吧!”布鲁诺说。崔斯特摇了摇头。“不要经过一个有守卫对我们这么感兴趣的地方。我们翻墙,不要让人知道我们走了。”一小时后,他们轻松地在广阔的草地上疾走,透过路斯坎城墙的破损处再次感受到和风吹拂。瑞吉斯总结他们的想法说:“这是我们这次旅程在所碰到的第一个城市里面度过的第一个晚上。我们出卖了杀人者、打倒了一群恶棍,而且引来了城门守卫的注意。真是一个好的开始!”“是的,但是我们得到了这个!”布鲁诺喊道,预想找寻到家乡的景象清楚地浮现在脑海,因为他们所要办的第一项任务——取得地图,已经完成了。然而他和他朋友们不知道的是,他所紧抓的地图上标明了几个危险致命的区域,其中一个会特别考验这四个朋友的极限,甚至超越过这个极限。

,,福建11选5

 


posted @ 20-06-03 07:48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河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